Brandcenter
品牌中心
LONGSUN MAGAZINE
首頁>品牌中心>隆生刊物
為何善政總是等到?;瓜允蓖瞥?/span>◎吳銘

從維護社會公平正義的角度說,放寬戶籍限制絕對是符合時代潮流、順民心之舉。

放眼全球,事實上也只有朝鮮、古巴等少數幾個國家還實行不平等的戶籍制度,從經濟角度看,取消城鄉二元體制、擴大城市人口則是中國增加內需、刺激消費、穩增長的一劑良方,能幫助中國跳脫中等收入陷阱。

吊詭的是,時至今日,中國農民又不像過去那么熱衷“進城落戶”,甚至不愿意將戶口轉移到城市。


農民工為何不愿意進城落戶?

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,2018年全國常住人口城鎮化率為59.58%,也就是說已有將近六成人口住在城市;但戶籍人口城鎮化率為43.37%,兩者之間的差別是16.21個百分點——這正是在城市居住而戶籍依然在農村的人口百分點。

國家統計局所做的2017年農民工市民化動態監測數據更顯示,進城農民工中有46%的人沒有意愿在城鎮落戶,官員分析指出,其中包括19%已經在城市買房的農民工;反之,愿意把戶口遷到現居住城鎮的農民工僅僅只有16.8%。

好不容易盼來了城市戶籍放寬、農民工卻不愿意進城落戶。這是為什么呢?個中原因有很多,包括“資源豐富的大城市依然難進,小城市不值得進”,“進城容易就業難”,以及最重要的因素:農民工擔心戶口遷到城市,就會失去在農村原有的集體財產(例如集體土地)、宅基地(農民家宅的土地)等資源。

農民的這些土地資源,雖然也難以轉化為其他資本,但是總是一個心理保障與退路,何況土地未來還有增值潛能。

在房地產低迷的當前,一些網民更質疑這項新政是“騙農民進城買房”,“低端人口消化空置房”。

4月上旬發改委的新政公布后,有購房網站馬上喜形于色,發文稱“發改委下發1億人買房任務!XX特別合作區有譜了”,標題聳動之余,更有些欺騙之嫌。

然而,沒有城市戶籍的流動人口恐怕也不會輕易上當。


為何善政總是等到內外部?;瓜允蓖瞥??

公允地說,中國中央政府給戶籍“松綁”已經循序推進了好幾年,并非只是因應房地產降溫與經濟減速才來“頭痛醫頭腳痛醫腳”。

2013年的中央農村工作會議就提出,到2020年要實現 “三個一億人”的城鎮化,包括促進一億人農業轉移人口落戶城鎮;2016年,國務院提出到2020年推動一億人落戶城市的目標,去年國家發改委還對該目標落實情況進行了督察,并坦言進度不如預期。

問題是,好些構思多年的善政總是等到內外部?;瓜?、在經濟壓力大增時才大膽推出,給人的觀感不是為了造福最需要的群體,而是為了解救經濟難題。

1980年代以來,中國農民群體的力量一次又一次在關鍵時候獲得流動的自由,以推動國家進一步發展,從貢獻農產品到以農民工的形式為城市貢獻勞動力,現在則被期待貢獻消費力。

從適應國家發展階段需要的角度來說,這也無可厚非,但有時候,人們也希望政策會更及時地為農民與農民工做得更多。


戶籍制改革是需要真金白銀的

如今,農民群體也更精明了,如何鼓勵他們積極進城落戶?

官方研究過、學者也都指出了,當務之急是建立配套政策,尤其是有關土地的退出機制,解決土地流轉問題,讓農村的土地可以透明與公平地在市場流轉,完善土地的財產屬性,讓農民的土地權益真正可以運用起來。

再者,戶籍制改革是需要真金白銀的,要推進農民進城落戶的善政,財政得跟上,地方政府需要有資源為所有落戶農民提供公共福利。

當前,中國一線城市與特大城市集中了最多的優質資源,今后國家資源需要更公平地分配到三四五線城市,讓它們也有優良的公共服務、教育機構、產業和就業機會,那樣農民工自然愿意在這些城市落戶,實現國家與社會新階段的發展。


腾讯猎鱼达人h5下载



2009-2019 惠州隆生企業(集團)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粵ICP備05072500號